长电科技(600584.CN)

长电科技遭索赔1.75亿 现金流改善但财务费用吞噬利润

时间:20-05-31 11:33    来源:中国经济网

《投资者网》 李杰

长电科技(600584)5月1日在官方公众号发布严正声明:坚决抵制芯动公司商业欺诈讹诈行为。

4月30日晚间,长电科技发布《江苏长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及诉讼公告》,公告称:

芯动技术公司(INNOSILICON TECHNOLOGY LTD)(以下简称“芯动公司”)就其与江苏长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签署的《委托芯片封装设计及加工合同》的合同履行争议事项向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公司于2020 年4月30日收悉《应诉通知书》。

芯动公司据此向公司索偿2500万美元,按汇率中间价折合人民币1.75亿元。

根据长电科技2019年年报,公司2019年归母净利润仅0.89亿元,2020年一季度净利润为1.34亿元,如果此次诉讼败诉,将对长电科技2020年业绩造成重大影响。

此外,长电科技因收购星科金朋造成的业绩出血点至今仍未修复,将继续拖累公司业绩表现。

遭芯动公司索赔 1.75亿

芯动公司自2017年8月起委托公司控股子公司 STATS CHIPPAC PTE. LTD.(以下简称“星科金朋”)为芯动公司的比特币矿机提供芯片封装服务,至2018年6月,应付星科金朋封装测试服务费约1325万美元。后芯动公司以星科金朋封装测试的芯片质量不合格为由拒绝支付全部服务费1325万美元。

芯动公司认为:芯动公司与长电科技在2018年3月签订《委托芯片封装设计及加工合同》,长电科技向其提供芯片封装服务,由于封装质量不合格,造成芯片不能正常工作,给其造成来料成本损失达1415万美元,被公司暂扣的芯片及库存晶圆损失达1286万美元,损失共计2500万美元。

长电科技认为:芯动公司通过注册于岛国萨摩亚的极为复杂的商业交易架构,自2017年起以虚假伪造商业文件非法骗取付款信用,继而在其比特币矿机产品遭遇断崖式滑坡的经营窘况下,捏造无端质量理由施压长电科技,长期拒付高额未付货款,是典型的商业欺诈和讹诈行为。

芯动公司与长电科技合作到2018年3月,外部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比特币价格短短几月时间经历了跳崖式下滑,比特币矿机生意也随之遇冷。

2017年,比特币价格疯狂暴涨,至2017年8月,比特币价格从年初的1000美元上涨至4000美元,年底12月价格突破两万美元,达到历史最高点20089美元。随后,仅两个月的时间,至2018年2月,比特币价格暴跌至8000美元,至2018年4月,比特币价格回落至6000美元。

长电科技与芯动公司的纠纷陷入罗生门,诉讼的不确定性成为公司2020年业绩的一片阴云。

高额财务费用侵蚀公司利润

长电科技2019年实现扭亏为盈,2019年实现净利润0.89亿元,但公司的财务费用高达8.70亿元。

自长电科技2016年完成对星科金朋的收购后,长电科技就背上了巨额债务, 在收购时不仅有7.9亿美元的股权收购款,还包含了8.9亿美元的债务置换,另外,长电科技也向星科金朋原股东发行了2亿美元永续债。

自长电科技收购星科金朋后,长电科技财务费用开始飙升,严重侵蚀了公司净利润,2014-2016年公司财务费用分别为2.24亿、5.91亿、9.64亿,2019年,公司财务费用依然高达8.70亿,2017、2018年,公司财务费用均高于9亿。

2018年,长电科技替换了主要债务,长电科技为子公司JCET-SC向芯晟租赁担保融资2.24亿美元,以赎回永续债。9月份,长电科技通过对长电新科、长电新朋、JCET-SC、星科金朋层层增资的形式,投入4.79亿美元使得星科金朋可在2018年11月24日后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合适的时间提前赎回4.25亿美元优先票据。根据公司2019年年报,公司2019 年1月提前赎回星科金朋4.25亿美元优先票据,2019年提前赎回星科金朋 4.25 亿美元优先票据,归还银团贷款2.46亿美元。

虽然2019年,公司偿付了部分债务,但同时也新增了大量债务,2020年3月18日,公司公告了《2020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发行情况》:2020年2月25日,公司收到交易商协会出具的《接受注册通知书》,公司中期票据注册金额为人民币40亿元,注册额度自通知书落款之日起2年内有效。公司于2020年3月12日、13日发行2020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发行金额为10亿元人民币,期限3年,票面利率 3.99%,募集资金已于2020年3月16日全部到账。2020年4月30日,公司发布《关于申请发行超短期融资券的公告》,拟向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申请注册超短期融资券不超过35亿元(含)人民币。超短期融资券单笔发行期限不超过 270 天。按照公司今年发行总额为注册总额的一半金额计算,约发行37亿元的债券,也就是说, 2020年的新债务占比2019年已偿付债务的70%以上。

针对长电科技财务费用太高的问题,《投资者网》致函公司,公司回复称:近几年,公司一直致力于降低资产负债率及财务费用,通过股权融资、调整债务结构,降低财务成本等措施,将资产负债率从2016年底的77.55%下降到2019年底的62.37%。财务费用的下降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公司今后将通过进一步改善融资结构,加速资金周转,争取更多规模低成本信贷支持,并加强与大型银行的战略合作增加中长期借款占比等措施来持续减少财务费用。

自收购星科金朋后,公司的现金流状况一直不佳,2015-2017年,公司净现金流均为负值,2019年也为负值,2018年净现金流虽然为24.67亿,但筹资活动净现金流便高达34.22亿。2018、2019年,公司分别使用不超过10亿、不超过6.5亿元闲置募集资金补充流动资金。

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公司总负债198.98亿元,有息负债率高达63.66%,高额的财务费用将持续侵蚀公司的利润。

针对公司现金流状况不佳的问题,《投资者网》致函公司,公司回复称:公司健康的现金流主要来自于良好的经营业绩。在收入增长和利润增长的推动下,长电的现金流已有显著改善。一季度收入和利润同创季度新高。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11.49亿元,同比增长579%。扣除资产投资净支出6.71亿元,一季度的自由现金流达4.78亿元。新的管理层同时加强了营运资金的管理,通过对应收账款,应付账款和库存的有效控制来缩短资金周转期。在项目投资管理方面,公司设立总部投资委员会,完善投资指引和项目风险分析。投资金额全面考虑公司的战略规划和资金来源。公司的目标是推动自由现金流的增长。

星科金朋持续亏损拖累业绩

星科金朋为全球集成电路封测外包公司,注册地在新加坡,2015年星科金朋为全球第6大专业封测厂商,2013、2014年,星科金朋连续两年亏损,其控股股东(淡马锡)寻求退出,长电科技在大基金的协助下完成了对星科金朋的收购。

完成对星科金朋的收购后,对于星科金朋的整合和运营就成为长电科技的一个大难题。2015年,星科金朋第一大客户高通丢失了三星Galaxy系列手机的主处理器订单,使得原先给高通三星业务做配套的韩国厂产能利用率严重不足,这使得星科金朋的经营雪上加霜。

2017年,长电科技向大基金和芯电半导体发行股份收购其持有的星科金朋股权,大基金、芯电半导体共同承诺标的在2017-2019年的合并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000万元、3.8亿元、5.6亿元,合计为10.1亿元,而星科金朋2017-2019年实际合并净利润分别为-8909万美元、-2.71亿美元、-5,431.69万美元,合计为-4.144亿美元,按照6.8的汇率计算,亏损总额为原业绩承诺总额的2.79倍。

此外,自2016-2019年,星科金朋的营业收入不仅没有增长,2019年还有所下滑,2016-2019年星科金朋营业收入分别为78.07亿、78.34亿元、77.36亿元、73.78亿元。2019年星科金朋营业收入同比下滑8.5%。

针对星科金朋持续巨亏、营收下滑的问题,《投资者网》致函公司,公司回复称:公司通过对星科金朋调结构增利润,撤总部精架构,降成本节支出等一系列深度运营整合措施;持续推进其减亏、扭亏工作。2019年度净利润约亏损5400万美元,同比减亏2.17亿美元。目前星科金朋产能利用率已逐步回升,公司拟继续通过调整境外公司产品结构、提升生产管理效率、并进一步加强与国际国内主流客户的战略合作等措施,实现星科金朋扭亏为盈,从而提升长电集团的整体盈利水平。

长电科技收购星科金朋后,星科金朋失去了大客户,并且一直处于巨额亏损状态,并且暂时也没有扭亏的有力措施,星科金朋或将持续拖累公司的业绩。(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