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封装质量被指“不合格”长电科技遭索赔1.74亿元

发布时间:2020-05-11 18:33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长电科技(600584)与芯动公司的纠纷愈发扑朔迷离。

本报记者王金龙西安报道

双方各执一词,让封装龙头企业长电科技(600584.SH)的索赔案变得扑朔迷离。

近期,注册于萨摩亚的芯动技术公司(INNOSILICONTECH-NOLOGYLTD)(下文简称“芯动公司”)以“提供芯片封装服务质量不合格,造成芯片不能正常工作”为由,将长电科技诉诸法律。

随后,长电科技声明称,芯动公司商业交易构架复杂,伪造商业文件非法骗取付款信用,捏造无端理由施压长电科技,是典型的商业欺诈和讹诈行为。

2020年5月6日,长电科技方面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回应称,就芯动公司以“质量索赔”为由起诉长电科技一事,公司已经发表声明,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受理,尚未开庭。

随后,就长电科技是否曾经有工作人员向芯动公司承认封装存在可靠性问题等多个细节致函长电科技,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巨额索赔疑云

至于现在为何“反水”,可能是与长电科技新上任的领导团队有关。

前身为江阴晶体管厂的长电科技,是国内最早一批投产IC生产业务的企业。1994年开始开展封测业务,并且于2003年成功登陆资本市场,2015年又通过对星科金朋的收购成为封测行业的龙头企业。

然而,长电科技却惹上了麻烦。4月30日,长电科技发布了一则公告称,公司被客户芯动公司起诉。芯动公司诉称,公司与长电科技在2018年3月签订《委托芯片封装设计及加工合同》,长电科技向芯动公司提供芯片封装服务,由于封装质量不合格,造成芯片不能正常工作,给其造成来料成本损失达1415万美元,被公司暂扣的芯片及库存晶圆损失达1286.4万美元,损失共计2500万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长电科技发布芯动公司“质量索赔”公告的同时,长电科技发布了2019年年报。据公告显示,2019年,长电科技的收入为235.3亿元,归母净利润从2018年的亏损9.39亿元改善为2019年的盈利8866万元,实现扭亏为盈。

据了解,从2017年8月起,芯动公司委托长电科技的子公司星科金朋为矿机芯片进行封装。次年3月,芯动公司发现长电科技所封装的芯片存在质量问题,便拒绝支付800万美元的封装服务费。截至当年6月,应付的服务费已累计至1325万美元。后芯动公司以星科金朋封装测试的芯片质量不合格为由拒绝支付全部服务费1325万美元。

另外,长电科技认为,芯动公司在2018年3月遭遇矿机市场经营困境时为拖延货款提出所谓“质量问题”后,屡次回避拒绝星科金朋提出的关于停止生产、澄清质量问题的要求,反而提出希望加快生产出货,致使拖欠货款超过1300万美元,公司已于2018年计提坏账减值。

但是,芯动公司并不认同长电科技的说辞。芯动公司认为,长电科技的声明刻意回避其2018年封装质量问题导致客户重大损失并立案被告的事实,散布不实信息抹黑原告,意图借此影响正常的诉讼活动,严重侵害芯动公司的名誉。

“关于诉讼,公司层面已经发布了相关回应,且该事情由法务部门处理以及解释,建议邮件以采访的方式提问。”芯动公司方面向记者如是表示。随后,记者针对“芯动公司是否向星科金朋提供虚假伪造资料,夸大注册资本,篡改股东身份信息,骗取星科金朋商业付款信用”等多个细节问题,分别致函芯动公司和长电科技。其中,长电科技回复称,已在接到诉讼材料后及时进行了披露并发布了公告。长电科技作为国内封测领域的领头羊,具有完备的专业质量保证体系和严谨的质量管控流程。相反,芯动公司在商业活动中存在严重的欺诈行为,企图通过发起质量诉讼逃废债务,长电科技及子公司星科金朋将依法维护自身权益。鉴于本案已进入法律程序,一切以司法机关的调查结果为准。将根据案件进展及时披露相关信息。

不过,一位不愿具名的芯动公司人士向记者表示,在2018年3月就已发现严重的质量问题,并向长电科技反映并发出了检测报告,长电科技相关人员也承认了封装存在可靠性问题,并且向公司致歉。另外,2018年6月,长电科技曾扣押公司大量晶圆和芯片,而扣押的物品价值大于封装费用。至于现在为何“反水”,可能是与长电科技新上任的领导团队有关。

究竟长电科技有没有承认过封装存在可靠性的问题,针对该细节,记者向长电科技致函求证,但是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应。

芯动坏账早已计提

依据长电科技2019年4月发布的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显示,星科金朋应收债权计提的坏账准备9096.69万元。

如果不是芯动公司向长电科技索赔,或许芯动公司拖欠长电科技超过1300万美元的货款,就不会再提及。因为早在2018年,这笔欠款或就已被计提坏账减持。

依据长电科技2019年4月发布的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星科金朋应收债权计提的坏账准备9096.69万元,计提坏账比例为100%。该金额正好与1300万元美元折合成人民币的数字相近。

对于上述坏账计提,长电科技公告称,从2017年起,星科金朋与海外客户签订合同,为从事比特币矿机生产商的客户提供封测业务。2018年二季度开始比特币价格大幅下降,公司相关业务订单明显减少,有的客户出现了拖欠货款的现象。星科金朋对拖欠货款的客户按照合同的约定采取了暂停供货、扣押待加工的物品、加大催收力度等措施,使得客户拖欠货款量大幅减少。截至2018年12月31日,仍有两家矿机生产商的欠款9096.69万元没有收回。

对于计提的这批欠款中,来自芯动公司的欠款占比,记者也向长电科技方面进行核实询问,但未给出具体数据。

显然,目前芯动公司依然存续,那么,长电科技为什么要提前计提芯动公司的欠款呢?对此,长电科技并未向记者做出回应。

“从芯动公司与长电科技两者之间你来我往的回应来看,双方各执一词,貌似都有各自的理由,双方的纠纷发生在2018年,也应该于当年就将问题解决了,即便是诉讼,也应该是2018年,而不是两年后。”上述券商人士如是说。

记者注意到,就在双方产生纠纷期间,长电科技高层进行了一次更替。

通过天眼查获悉,长电科技目前的第一大股东为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9%;排名第二位的是芯电半导体(上海)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4.28%。

另外,在2019年4月,长电科技召开第六届董事会,审议通过了《董事会换届选举的议案》。董事长王新潮、副董事长张文义和董事刘铭被换下,由周子学接任董事长,郑力和罗宏伟接任董事,至此原有的“新潮系”成员全部退出了长电科技。

如果芯动公司1.74亿元索赔成功,则远高于长电科技2019年8866万元的盈利,势必会对后者的业绩造成影响,也会给新的高层带来更大的压力。

事实上,长电科技近年来的盈利能力并不强。2016年至2019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其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06亿元、-2.63亿元、-13.09亿元、-7.93亿元。

而这背后还有政府的补贴支持。长电科技最近的一次补贴公告发布于3月24日,长电科技及其控股子公司近期陆续收到3笔补助,合计金额超过1亿元。

记者梳理长电科技政府补贴发现,其名目繁多,有专项资金补贴、投资奖励、补助、其他奖励等。长电科技2019年的扭亏为盈,也与政府的补贴不无关系。据了解,2019年11月9日,长电科技披露获得政府补助10358.77万元,其中5585.08万元计入递延收益,4773.69万元计入当期其他收益。

长电科技的历史财务数据表明,政府补贴成为其重要的利润来源。2016年至2018年,长电科技的净利润分别为1.06亿元、3.43亿元、-9.39亿元,对应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2.07亿元、3.51亿元、1.55亿元。不难看出,如果没有政府补贴,长电科技则连年亏损。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