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电科技(600584.CN)

产业基金二次助力长电科技

时间:19-12-22 07:14    来源:中国经济网

本刊特约作者 阮希阳/文

2019年12月13日,长电科技(600584)(600584.SH)发布公告称,子公司星科金朋12日与产业基金、越城越芯、浙江省产业基金有限公司就共同投资设立长电集成电路(绍兴)有限公司(下称“合营公司”)签署了《合资经营协议》。

产业基金即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于2014年创立,曾在2015年协助长电科技“蛇吞象”式并购星科金朋。

长电科技是一家从事封装业务的公司,2015年,从资产总额到营收,规模大致只相当于对方一半的长电科技,斥资47.8亿元(折合7.8亿美元)收购了新加坡的星科金朋。

当然,长电科技是没有这个实力的,为了协助长电完成这个壮举,产业基金参与资本运作,同时芯电半导体(中芯国际控股)也一起介入,三方齐心协力收购了星科金朋。

收购完成后,芯电半导体成为当时的长电科技的最大股东。第二股东是长电科技董事长王新潮自己控股的新潮科技,第三大股东是产业基金。

由于星科金朋亏损严重,因此高溢价收购了负债累累的星科金朋后,王新潮忙着找利息更低的资金,来置换掉星科金朋的高息贷款,他曾经信心百倍的表示,有能力让星科金朋扭亏为盈。

并购过去了几年,公司的营收陷入了原地踏步的困境,扣非净利润已经连续四年亏损。据2019年三季报,公司营收下滑,净利润亏损1.8亿元。如果最后一个季度没有特别大的改观,公司有可能会戴上ST的帽子。

这或许也是产业基金二次出手相助的原因。

收购效应并不如预期

星科金朋亏损的核心原因在哪?

在收购之前,星科金朋是一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全球性公司。收购后,由于国际环境的复杂多变,有一部分客户选择了转移订单,导致营收同比下滑了10%以上。同时,因为文化的差异,管理理念的冲突,导致一些技术骨干离开了公司。

在整合星科金朋的过程中,王新潮认为存在的几点问题,基本都没有很好的解决。

虽然,如今长电科技已经是世界三大封测公司之一了,无论是产能还是技术都是国际领先的。根据芯思想研究院报告,2018 年,长电科技销售收入在全球集成电路前10大委外封测厂排名第三。全球前二十大半导体公司中的85%已成为公司客户,全球前三大封测公司占据了 57.7%的市场份额,其中:日月光矽品 29.3%、安靠15.4%、长电科技 13%位列第三。但是这个行业作为芯片产业链的最低端,和芯片设计、芯片制造相比,技术含量相对较低,竞争非常残酷,利润率极低。

尽管长电科技的2019年业绩并不理想,但好消息是,三季度单季业绩表现非常好。受益于华为海思,三季度单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7702万元,单季度实现扣非净利润4305万元。即便如此,没有投资收益(出售股权)或政府补助出马,年底依然逃脱不了亏损的境地。

2019年三季报显示,长电科技的短期借款从年初的71.29亿元激增到101.48亿元,再加上长期借款、长期应付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应付款,公司需要偿还的借款就高达150亿元以上,接近全年的营收。

由于借款较多,公司的利息支出非常沉重,2018年全年利息支出超过9亿元。2019年1-9月份也已经支出了5.89亿元的利息。

并购星科金朋以来,公司的毛利率从17%左右下降到10%左右。和高科技行业带来的错觉所不同的是,封装行业几乎是游走在亏钱的边缘。

产业基金再度出手

长电科技糟糕的财务状况,是个很难解决的死结。在行业毛利率普遍偏低的情况下,只能靠薄利多销做大营收,而公司大客户流失又无法维持营收的增长。为了维持公司运转,不得不借很多钱,高额的利息支出成了公司沉重的负担,整个2019年,公司都在为银行打工。

在恶性循环即将形成的时候,产业基金再次出手了。

从10月29日通过成立合营公司的议案,到12月12日签署协议,可谓是光速落地。

合营公司最大股东是绍兴越城越芯数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越城越芯”)。出资19.5亿元,占比39%。据天眼查,越城越芯的大股东之一是中芯科技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宁波)有限公司,后者的大股东之一是中芯聚源股权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再向上一层的大股东之一是中芯国际。

溯本追源,中芯国际是长电科技的老朋友了。

产业基金出资13亿元,占26%。按照惯例,不管占比多少,产业基金通常都不会谋求控制权。

星科金朋以专有技术和专利作价9.5亿元,占19%。对于长电科技来说,不需要掏一分钱现金,只需要出技术,就能享有合营公司19%的权益,非常划算。

浙江省产业基金出资8亿元,占比16%。这也是产业基金运作的特点,除了直接参与投资外,同时撬动地方上的产业基金,形成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这份协议对长电科技的财务状况有哪些改善?

首先,星科金朋专有技术和专利的作价,有望大幅改善长电科技2019年的非经常性损益。合营公司事宜如果能在12月底之前完成,评估增值带来的公允价值变动,体现在公司的利润表中,会提升公司的利润。

其次,从中芯国际参与投资可以确信,合营公司成立后自带订单,中芯国际作为国内最大的芯片制造企业之一,对芯片封装的需求比较大。所以合营公司一启动就盈利的可能性比较大。

再次,通过产业基金的形式投资,对长电科技和中芯国际的营收没有影响,但合资公司盈利后,长电科技可以通过投资收益改善利润。

最后,该合营公司可以彻底改善星科金朋的管理模式。星科金朋存在的最大问题是管理的问题,文化差异导致这种跨国问题很难解决,建立合营公司后,将一部分核心业务从全球各地转移到合营公司,就可以进行大刀阔斧的机构整合,从而提高企业的经营效率。

另外,为了避免星科金朋方面的抵制,巧妙的通过人事安排来实现合营公司实际由星科金朋控制:董事会由5名董事组成,其中越城越芯委派1名,星科金朋委派2名,浙江省产业基金有限公司委派1名,产业基金委派1名。董事长由星科金朋委派的董事担任。

未来或可期

2019年5月17日,长电科技管理层发生了变化。中国电子信息行业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理事长、中芯国际董事长、执行董事周子学博士当选为新一届董事长,创始人王新潮退居二线成为名誉董事长。

新管理层大刀阔斧的改革,在公司的财务数据上得到了体现:销售费用增加,说明公司为了发展客户投入更多资源;管理费用下降,说明公司在内部挖潜增效;研发费用激增,三季报中,较上年同期增加1亿元,说明公司把研发当做生命。

更为重要的是,新的管理层来自中芯国际,可以有效整合中芯国际和长电科技的产业链,起到合力的效果。整合后的产业链缩短了芯片从前段生产到中段加工及后段封装测试不同环节间的运输周期,可以有效控制各个环节的成本。

随着公司进入华为芯片产业链,整合后的两家公司(长电科技和中芯国际)能够大幅缩短市场反应时间,为国内客户提供更有竞争力的一站式服务。

长电科技三季度单季的业绩飞速增长,也正是公司管理层理念的转变带来的效果。

对于长电科技来说,2019年是跌宕起伏的一年,在全球经济环境发生较大变化的情况下,受益于国内芯片业的奋起直追,公司的业绩也开始在第三季度盈利。

但因为上半年“欠账”太多,公司2019年的扣非净利润大概率是亏损的。不过,如果合营企业能够及时完成注册,公司旗下星科金朋的专有技术和专利评估增值带来的非经常性损益,有望帮助公司扭亏为盈。

随着和中芯国际的不断融合,长电科技作为芯片产业链中的关键一环,在2020年将和中芯国际并肩作战,成为芯片中下游一体化的公司,为实现芯片自主可控发挥更大的作用。导入更多的客户资源提高营收,通过管理提升、机构优化、资金置换等手段,有望彻底改变持续亏损的现状。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